關於部落格
身心靈融合
  • 686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命的轉彎處

生命的轉彎處 
    吳紫榆經歷的問題其實是每個人都有的,那些生命課題深深困擾著紫榆,即使經過好幾年的心理諮商仍不能幫她理出一條路走,卻僅僅在藕根香1個月期間,透過○環測試、排除靈擾及克里昂的觀念,她換了個心態,尋回了快樂的感覺。以下是吳紫榆的自述: 
機會來臨時,記得要張開眼伸出雙手迎接
    以前我覺得機會應該要自動來到我面前,但是那時的我,即使機會來了,我還不張開眼睛,也不願把手打開。但是最近我覺得挺妙的,在生命某些轉彎處就會遇到一些機會,而這次我突然想注意看,也想把手打開了…。嚴格說來,我跟藕根香的緣分是透過一張DM開始的。
    我很感謝潤華帶我來到藕根香。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會主動丟一些保健資訊給我,剛開始我只是把它當作一般的資訊,看看就過了。也不知為什麼最近這段時間我會突然對這樣的資訊有興趣,咦?藕根香在10月25日有舉辦免費的餐會?我就來了。
    餐會前原以為有機的東西就是比較清淡,應該沒什麼味道,但是當天真讓我有點驚訝!原來有機的東西可以那麼好吃啊!當天餐會完結束後,走到櫃檯時,看到了一張O環的課程表,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時柳鳴跟張老師就建議我來上這堂課。如果沒有看到這張DM,跟藕根香就沒有緣了嗎?我想不會。應該還會有人透過另一個管道再拿給這張DM吧。
    還記得2008年10月28日上O環初階班那天早上我還在外面主辦一個活動,剛結束我就交代友人處理後續,然後飛速趕來上課。上完課隔天,我突然跟潤華聊起除靈擾的事情,然後講到我媽的狀況,那時是我第一次跟潤華講到家裡的狀況,潤華要我去請教范老師,但我個性比較害羞,不太好意思去麻煩人家,所以一直猶豫,這應該是個壞習慣。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家的也沒比較難唸
    很多事我不習慣跟別人提,是因為覺得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我家的不見得比別家的難唸。我爸媽感情不好,成天吵鬧打架,所以家裡的孩子們,除了我大姐國小畢業必須得到工廠做工貼補家用,哥哥和二姐國中還沒畢業就紛紛逃離家了。而我呢?似乎怎麼逃都逃不了這個家。
    爸爸就因為酗酒,45歲就酒精中毒肝硬化過世,那時候妹妹才6歲。那年妹妹又因為感冒感染成心臟病必須接受醫治,可是家裡並沒有錢讓她開刀,只能用服藥和注射盤林西林方式治療。到她15歲時,因為心臟已經不堪開始成長的身體而出現肥大逐漸衰竭必須住院。那一年我們一直住在醫院裡頭的重症加護病房進進出出,看著她重複被急救、插管、急救、插管……,受著病痛折磨,急救頻率也越來越高。
    醫師好像已能預知急救時間似的,詢問我們是否還要再急救下去,媽媽一臉茫然,要大姐和我決定,大姐說要救,我則說不要救了,因為我覺得讓她走是對她最好的選擇。我那時心想我們家已經沒有錢了,再救下去只不過讓下次發作的時間更接近,反正也醫不好(當時還沒發展出換心手術)……幹嘛要讓她一直受罪。
    最後,我那張反對票,好像是我決定要讓我妹妹死的。雖然我覺得這樣對她是好的,但我內心還是很自責,覺得自己是結束她生命最大的兇手。人家說時間是最好的治療劑,可是對我好像一點用都沒有,癥結點是在於我怎麼去解開心理的糾結。老實說,我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罪惡感會跟著我那麼久。直到93年底跟醫師談的時候,他問我覺得自己有做錯嗎?我說,我知道我沒有做錯,因為那時沒有勞健保,我們是真的負擔不起了,而且妹妹也病得很辛苦…。說完瞬時我心裡的結就好像鬆脫了。
    我妹在1986年過世後,隔兩年我哥哥也過世了。哥哥過世後,媽媽就覺得沒有人可以接香火,精神上就經常出現怨天恨地的不滿狀態,在2000年總統大選後,就更趨嚴重,尤其在那年中秋節時,媽媽因為上下公車閃到腰,在床上整整躺了兩個星期後,出現了幻聽幻視,從此就開始宣稱可以跟一些神溝通。
    剛開始,我以為那是她對選舉的一種激情的表現方式,因為當時她喜歡的兩個候選人都沒選上。但是她整日憤恨著左鄰右舍要迫害她,經常去挑釁叫囂鄰居來殺她。嚴重時,還自稱為是宇宙之祖(比佛祖還大),還說受到神明性侵,外星人侵入她的身體在血管裡亂竄等等。那時媽媽常常半夜跑出去,我就得去外面找她。曾經哄騙她去看家醫的身心內科,經過精神科醫師診斷,是精神分裂,需要長期治療。
    雖然孩子裡我媽對我算比較好,但是她對我管得很緊,她習慣性地會翻我所有的東西,我覺得她企圖掌控我所有的狀況,所以我一直很氣我媽。尤其她閃到腰後做出那些在我看來脫序的行為,再加上家裡的情況,讓我更氣,總覺得怎麼這時她還變成這樣? 
在生命轉彎處遇到○環
    2008年11月11,來上O環進階的課程,其中包含指導靈、高靈以及靈擾等測試題目,剛好有機會可以問老師。我就開口問范老師,我媽媽是精神病或有靈擾?經過范老師O環測試之下發現媽媽不是瘋了而是有靈擾,那是冤親債主找了她三十幾年可是一直沒有辦法控制她的肉體,直到媽媽閃到腰,身體出現破口,才讓那個靈有機會侵入。然後,老師再測到柳鳴最適合幫我媽媽請走靈擾,這部分對我是很大的幫助,感覺有希望了!!
    但是在柳鳴請靈擾之前,也發生了很多事。老師說要我媽媽的一張照片,所以周末我用手機幫我媽拍了一張照片,但周一上班途中,手機就突然當機,而且一直開不了機。到了公司我將手機直接充電還是開不了機,這時我就跟手機碎碎念,我說如果我今天已經來到了這個地方,那就是我的一個機會,請那位靈不要阻擋,說也奇怪,這時手機就可以開機了,我趕快印了媽媽的照片之後,手機又掛掉了。
    周二三時,我心理都在想藕根香憑什麼要這樣幫我,而且如果周二柳鳴沒有叫住我,我可能就會認為柳鳴忘了要幫我媽媽除靈擾的事情而回家了。
    柳鳴沒有忘,她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幫助我媽清除靈擾,這個小女子真的了不起,我驚訝這中間怎麼會有這麼多愛在裡面。柳鳴要我和她一起摸著鹽燈以增加自己的能量,並和她一起念著,請我媽媽的高靈護持。柳鳴請那位外靈放下,跟隨著高靈到天上,同時祝福著祂。過程中,透過柳鳴溫柔而祥和的語調,我感受到一種無私的愛,接著一股委屈與感謝同時湧現,我竟不住地落淚。
    那天結束之後,我覺得老天爺給了我一個很大的福報,讓我來到藕根香,在第一次接受別人幫助後,我開始依照范老師教授的方式O環測試我所在的環境到底有沒有靈擾,結果第一次就測到有八十幾個!於是我就把祂們請上靈界去。請完後,當時心中浮現一種愉悅的感覺,然而我知道那不是我的感覺,而是我感受到那些靈離開時的歡欣!
    我覺得最妙的是周五的晚上,周三老師幫我,周五我回桃園的家,回家前我就在想我媽會不會講那句我最討厭聽帶著質問口氣的「怎麼那麼晚?」那句話,我總是很厭煩地回答說「很忙阿!」。可是這次,我回去的時候媽媽問的不一樣,她當天問的是關心語氣的「你回來了喔!」,所以我回答的是開心的「對阿!」
    回桃園當晚我就測了一下家裡的能量場,竟然有970多個靈,我馬上也請祂們上去。這次又有奇特的感受,一種有點難過又有點解脫的心境,然後就自然流淚了起來。可是我覺得那不是我的感覺,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哭,我就是感覺那是一種解脫!
    後來我跟潤華討論,潤華說那些靈是我媽呼喚來的,因為媽媽是具有神格的,所以祂們就來了,那些靈以為可以得到幫助,但是因為媽媽並不知道這樣的狀況,也不知道要把祂們請上去,所以祂們無法離開,現在藉著我讓祂們上去,他們感到解脫。
   11月下旬我計劃進行斷食排毒,那兩天我用自己在吃中醫條理體質的東西為由,告訴她我沒辦法吃她煮的食物,平常我若沒吃媽媽做的東西自己會有罪惡感,而且她也一定會逼我吃,我覺得那週末感覺很不一樣,他沒有逼我一定要依她的意。
    媽媽平常五六點就睡,隔天她抱怨昨晚都睡不著,我以前會跟她發脾氣說你那麼早睡當然睡不著阿!但這次我發現自己沒有這樣說,也沒發脾氣,因為我知道她要我關心她,但是以前我就是沒有那麼有耐心。
    現在我跟媽媽之間溝通已經可以很平和了,整個周末整天在家也都沒有惡言相向。以往我們就算不惡言相向,也都會很冷淡,我感覺和媽媽的關係有在改變了。我想,與其說我母親的問題,不如說是我的心態改變了,我比較能以涵容的態度接受她的狀態,所以母女間的緊張關係也能緩和了。 
    其實我內心裡經常翻騰著許多焦慮、不安、憤怒、無價值感與自我衝突,這些心理問題一部份是來自我的家庭狀況,另外則有很大成份是起因於10年前的一段情感。所以8年前,我的工作剛好有變動,而且媽媽又突然失常,再加上感情不順遂,我必須同時承擔著家庭、工作與感情上巨大的壓力。而在壓力很大時,人會去做一些平常比較不會做的事情…,所以,我狂刷了一百萬元,到目前還在貸款償還中,得到後年才還得完。那時花錢的時候也不覺得怎樣,也看不出來當時買了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狂刷購物之後,我並沒有感到比較開心,接著來的沉重債務當然也不是件痛快的事情。而且一向不喜在別人面前掉淚的我,竟在朋友父親的公祭上痛哭得好似自己是家屬。那時,我才警覺到自己需要向醫師尋求協助,因為我真的已經到了完全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情形。 因此,心理醫師幫我做個案心理諮商長達四年多之久,我跟醫師談的,20%是家庭及媽媽的狀況,70%是我與那個不屬於我的男人的困擾,一點點是工作的問題。
    我暸解醫師願意做這樣的個案分析是必須耗費很多心力與時間,我也努力希望自己快點振作起來。那段時間我看了很多有關心理方面的書籍,道理都懂,也願意接受,但是心理的結就是解不開。也不是說心理諮商完全沒作用,他真的有幫助,像我妹妹過世,是我心裡一個很大的罪惡感,長久以來都沒有辦法解開,在諮商過程的層層探討下,我終於接受自己的決定是沒有錯誤的。但是,對於那段難以治癒的情傷,似乎還是找不到解答。 
克里昂的靈性啟示
    在斷食期間,潤華借我「克里昂的靈性寓言故事」這本書,起先我只單純地想到這樣很好,找點事情做,轉移注意力就不會想要吃。剛開始看這本書時,原本還懷疑能否看得下?可是看了之後,覺得還挺好理解的,而且饒富趣味。但我萬萬沒想到困擾我10年的情感枷鎖,竟簡單地透過一則靈性寓言故事頓然解開了。
    從「開啟生命課業之室」故事裡的小沃中,我好像看到自己似的,我確實對未知感到恐懼,也不想得到太多的能力。從「毛毛蟲的慶典」與「父與子的衝突」的故事裡,我似乎也得到一種新的理解,原來所有人生發生的事情都是大家以前在上面時就一起規劃約定好的。接著看到「憤怒的潔西卡」,潔西卡的故事裡面說到,故事裡潔西卡小時候受到她爸爸性侵,這個傷害使她一生都帶著很多的傷痛和憤恨,直到她後來決定原諒爸爸,她和她父親才終於從中解脫。
  我看完「憤怒的潔西卡」這則故事時,就難過地哭了起來,因為這讓我想到我愛上的那個屬於別人的男人,我覺得他虧欠我很多。可是奇怪的是,我每次去廟裡問神,都說是我欠他的,而且要我放下。可是出了廟,我心裡卻又恨起來。以前,我會選凌晨三點打給他,通了之後就馬上掛掉。用這種方式騷擾他,因為他以前都是這時間打電話來的。我心想,我就是要騷擾,怎樣?就是要讓他知道我在這裡可以隨時報復他。
  但是,直到看了這則靈性寓言故事,我突然體悟到這一切是我自己同意的,是我自己規劃好要跟他發生這樣的事情以學習一些功課的。我忍不住不斷地哭泣著,我明白了,我明白和他的相遇是必然的,因為這是我們前世早已約定好的。我必須無條件地愛著對方,因為這是我承諾的。所有曾有的痛苦與酸楚也都應是我該承受的,我終於明白了!也接受了!所以,我心中的原本那股長久以來激盪不已的不安與酸楚,頓時轉化為平靜的湖水,在心靈的湖面映出這段景象。
  當晚我原本想即刻打電話給他,但電話並未打通,是我的指導靈阻止了我,大概是我還沒準備好吧。我想起看心理醫生那段時間,每次談每次哭,無論如何就是無法擺脫那種沉痛感,覺得自己陷在無明的漩渦裡,浮不上來、爬不出去,每次諮商後只在不斷地在加強我的怨念,我的內心對著上天吶喊著,上帝啊!你到底在哪理?上帝已死了!不然我怎麼會那麼難過?為什麼怎那麼衰啊?總是有討厭的事發生!但是,如果上帝真的已死,為什麼我又會覺得什麼都安排好了。每次當我極度傷心難過,感覺自己已經將整個河谷的眼水流盡,好像乾涸的河床已經找不到生機時,都會有一種聲音告訴我:「沒有關係,還有我在!」每次聽到這樣的聲音,我就覺得好像是另一個我(潛意識)跑出來跟我講話,安慰我,擁抱我。直到看完克里昂的靈性寓言,才知道那原來是我的指導靈在對我說話,我覺得實在是太好了!我很感謝祂們陪著我,真的太好了!!
  所以那晚,睡前我在內心詢問著我的高靈及指導靈,有什麼是我該知道的?於是我做了兩個夢。
  第一個夢境,一張卷子我總是不斷地填錯標題被退回,好似在考驗著發卷人員的耐性,直到正確的答案自動浮現在標題下方。
  第二個夢境,我一直在追蹤著他,經過了一段幽暗的道路,他和他的家人在靠近我家附近的超商停下歇息,我也跟著進入,不知怎的和他兒子聊天成了朋友。我離開,在回家的途中,他兒子追上來,手上拿了兩隻行動電話(同一色系的,左手是深色的,右手是淺色的),將淺色手機遞給我,還給了我一個溫暖的擁抱後才離開。此時,電話響了,是他打來的,他說那是特別為你挑選的,已經絕版了,而且價值9萬元。我說那個不是有優惠折扣過了嗎?
  初醒之際,自己覺得奇怪,怎會去計較什麼折扣不折扣呢?怎麼不懂得那是絕版的珍品呢?覺得這都是我不懂得珍惜擁有時的寶貴。原來那些夢是高靈和指導靈在指引我,讓我心能透徹看清而到達更平靜的所在。
  那天晚上我又打電話給那男人,其實我已經三年沒跟他講過話了,這次電話接通了,當我開口和他說話時心境是平和的,我問他最近還好嗎?他的呼吸急促,有哽咽的聲音,感覺上他心情有點激動。那一刻我沒有所謂的得意,相較下他比較激動我比較平靜,當下我跟他說,我希望他能過得很好!我告訴他我以前很害怕隨時會失去他,可是我現在知道,只要他好好活著,我就不會失去,請他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讓自己過得好一些,讓自己快樂一點。然後,我們就像以前那樣聊著,但我的心情卻有著以前從未有過的寧靜。
  我們就這樣的聊了一個多小時,跟他通完電話,我對自己心情的調整有了比較篤定的確認感,沒有那種苦澀與傷痛的感覺了。這樣滿好的,因為這算是我人生很大的關卡,除了心理醫師以外,我沒有跟第二個人談過,怕別人覺得這是個笑話或是我平時很開朗啊,怎麼會這樣?看心理醫師真是蠢到不行!
  其實很多時後我會異地而想,但是對於些事情就是沒有辦法,已經發生了就是得要面對。我看張德芬的書「預見未知的自己」時,覺得書中的老人好像是心理醫師的角色,規劃固定的分析模式,然後帶著被分析者一關關的走過。像這種深度心理諮商的面談,一般病人不容易接觸到,因為醫師須耗很多時間在一個個案上,而且也不知道多久會看到效果。可是跟來藕根香這兩三週的變化完全不一樣,在這裡的覺得心靈上的轉換是很靈感式的!
  現在心靈上得到很大的安定,覺得若當初沒有拿到那關鍵的DM,也不可能來藕根香才幾個星期就解決了很多年處理不了的事情,所以猜我跟潤華可能也在今生前就約好,他就是要來點醒我幾下,往後還請多點幾下才好! 
以下是潤華的分享:
  以前覺得紫榆有情緒的問題,我也是忙的一踏糊塗,一換單位馬上被整得一蹋糊塗,我也是在那轉彎處跟藕根香結緣的,發現這裡教的是我長久以來想要的東西,所以我就一直EMAIL給其他人,但是一直沒有開花結果,所以紫榆那天會來我也不知道,我真的很高興她是我介紹來上課同學裡進步最快的,我看她就是個才女,能寫能畫能說,公事搞得清清楚楚的,但就看她很痛苦的樣子,覺得很心疼,為什麼還是要把自己搞成這樣! 尤其她也是很靈通的!
  她以前在辦公室常常發飆,可是現在和顏悅色,哪裡都可以笑笑的,而且今天也可以跟她很討厭的人聊很多事情。那種感覺你帶了一個人進步很多,會覺得孺子可教,也是種很爽的感覺。 
老師的分享:
  心靈魔法學苑已經上課九個多月,紫榆才來幾次就吸收那麼快,還渡900多個靈!功德簿馬上滿了就要換一本了!
  而且剛才她說的糾結我以前都有,不只男女之間,兄弟姊妹之間,只是身分不一樣,就是喜歡把自己當成一個被害者的角色。
  O環教給你的都是捷徑,我們一下子就幫你把適合你的事情都篩選過了!很大的差異是心理醫師在談的時候,好像在鬥智(你到你要說什麼?)
而O環帶領的,是種很靈感式的信任,到這種狀況她就開了。
  當然張德芬是去祈求,而跟老人對談的部分就好就是自我諮商的過程,會有一些幫助,但跟克里昂那個還是差很多!所以他最後還是必須回到新時代。兩套不同的系統,一套比較自我形的對話,一套是去解釋一些問題。
  你要做到靈,若身心沒有搞好就沒有時間做靈修,但假如說腦波弄好,真深入是東看西看都相通,其實每個人講的都是一個真理,就好像瞎子摸象,都是其中的一部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