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身心靈融合
  • 678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通往未來的橋樑

 同樣,美國科學家亦預測地球會在3年後因太陽風暴而陷入黑暗時代,由於太陽黑子的劇烈活動,來自太陽的高能量粒子將直接影響地球磁場,界時擁有強大電網的歐美發達國家將受到嚴重的破壞,大規模停電,估計有百萬人會因此死亡,就此令人想起了一直以來憂慮的瑪雅預言,會否如記載般成真。

末世電影 散播恐慌

 2004年羅倫.艾默烈治(Roland Emmerich)重新開動了災難電影的潮流,說是「災難」也許用「末世意識」更為準確,一齣《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除了提出人類破壞環境後引發的致命大自然危機外,也觸動了不少人的緊張情緒,令不少觀眾懷疑被誇大了的自然災害會否一天如實發生;艾默烈治的新電影《2012》無疑要重新提出更為震撼的驚世預言有關2012年世界末日的預測,並非科學家一朝一夕提出的問題;電影還未上映,但已可從片頭中看到端倪,大洪水如猛獸來襲,掩蓋了世界第一高峰喜馬拉雅山,由此不難連繫到跟《明日之後》同等的想像,「閻王要你三更死,不可留人到五更」,大自然反撲人類,人類將不會再有明天。

 但無論水劫、病毒、外星生物都並非來自「2012」的預言藍本,假若在google上打上「2012」搜尋,可找到過千萬條的資料,當中超過百分之九十都是告訴人們瑪雅預言中所謂的人類第五次大災難,正是2012年的文明劫毀。

瑪雅預言 第5個太陽紀

 瑪雅(Mayan)文明是發源自中美洲的古文明,而瑪雅人最早分布於南墨西哥、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及薩爾瓦多等地。瑪雅文明早於公元前2000多年形成,儘管後來因各種天災人禍湮滅於熱帶森林之中,但他們的曆法卻輾轉流傳下來,並為後人帶來了許多令人難以置信的預測。

 曾有不少傳說,指瑪雅人預言過汽車、飛機的最初出現日期,雖然有人質疑古文明何以有當代產物的概念與文字表述,但這反而增強了古文明的傳奇性;根據瑪雅曆法(Mayan Calendar),地球由始到終分為5個太陽紀,我們現時身處的正是第5個太陽紀,之前的4個卻已經在浩劫中過去,而每一個太陽紀結束時,地球都會歷經毀滅式的災難。

 在記載中,第1個太陽紀馬特拉克堤利(Matlactil Art)是被洪水所滅,後來也被闡釋成挪亞的洪水;第2個太陽紀伊厄科特爾(Ehecatl)則受風蛇吹襲;第3個太陽紀托雷奎雅維洛(Tleyquiyahuillo)因天降火雨而步向滅亡;第4個太陽紀宗德里歷克(Tzontlilic)則因強烈地震而末日。

 因此,在第5個太陽紀開始之時,其實也早已踏上了滅亡的開端。在預言中,第5個太陽紀會因太陽消失而結束,唯一不同的,是在曆法中地球只有5次的周期循環,亦即是說,在第5個太陽紀結束後,地球也將隨之毀滅,而人類迎向的終點,將會是20121221。在黑夜降臨以後,人類再看不到另一次黎明。

科學解釋 殊途同歸

 對於古老預言,科學家自不會視為實在論據;但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近期的一份報告指出,20129月將會再次進入太陽黑子活動的高峰期。從過去的研究成果中,每隔11年就會進入另一次的太陽風暴活躍期。太陽噴出的粒子會衝破大氣層直接進入地球之內,到時候在短短數十秒內就能摧毀全球各地的電力變壓站,燈光熄滅,通訊網絡癱瘓,愈發達的已發展國家將受到最大的破壞,甚至食水、交通、醫療服務也會在短時間內中斷,就算有後備電能支援,也僅僅夠運行數天,隨後數月便是數百萬人在缺水缺糧的情況下而死。

 科學家估計,情況有如面臨了一次核子戰爭,造成破壞的面積與恆久性難以言準;事實上,早在18599月,地球早就發生過一次超級太陽風暴的襲擊,當天英國天文學家查德曾經用望遠鏡窺見一道閃光的來勢,可是他當時並不知道原委,但在兩天過後,風暴侵襲地球,導致許多地區在夜晚時分依然能看到「極光」,而「極光」的明亮程度,更可讓人在午夜不用點燈而能讀報。

 是次風暴造成了電報機的癱瘓,不過在19世紀時,世界還未普遍電氣化,因此所受的影響出奇的低;不幸的是踏入21世紀,人類早靠電力為生,所以2012年的太陽風暴似是難以避免,更諷刺的是先進的歐美地區將受害最深,反而持續落後的非洲區域卻不會受到太劇烈的影響。

 情況猶如《未來戰士》中天網對人類的報復,人類因過度發展而終自食其果,如此情況再不只是出現於電影之中,地球停轉、人類滅絕,在預言與科學的雙重應和之下,世紀末的華麗過後,接踵而來是對未來無限的恐懼。

居安思危 重生的契機

 假若如瑪雅預言所說般,第5個循環後地球將殆絕,那麼一切的防護都是無謂;然而並非所有學者都對「2012」持有悲觀的看法。世界各地都不乏關於2012地球末日的研究者,他們的著作也如恆河沙數,其中較為人熟悉的可能是馬克.保域爾(Mark Borax)的《2012:通往未來的橋樑》(2012Crossing the Bridge to the future)。

 保域爾所以為人熟悉,一方面在於他師承於著名的天文學家Ellias Lonsdale,他伴隨老師見識過許多神秘事件;在1987年,保域爾也親身見證了死火山沙斯塔峰(Mount Shasta)之下的地殼變動,使他開始了遊歷的生涯,也對2012年的預言產生了特別的興趣。

 在《2012:通往未來的橋樑》一書中,保域爾並沒有如其他作家般只集中於訴說可能發生的恐怖災害,相反,他以正面的心態看待預言對人類帶來的啟發。他指出,在當今的社會中,人類意識受到了政治、經濟、生存環境、意識形態等的分割與左右,從靈性上來看人已經難以回復原初的真我,因此追溯古文明的智慧可能是另一條出路;他希望因出於對末日來臨的恐懼,令人們重新明白到靈魂與宇宙連繫的重要性,有點如西藏僧人對末世的預告,同樣是希望人能夠從物理、科學上的研究,轉向精神領域的探求。他深信,人類與大自然、宇宙有不可分割的連繫,世界滅亡是災難,也是機遇,是讓人類重生的契機。

 在云云的危言聳聽中,保域爾哲學性的建議似乎為人們帶來了一道安身立命的平安符,而面對科學家的論證估計,人類在大風暴來臨之前,或者是時候重新檢討一下歷來的生活方式,不要在沒有明天的時刻才急於懊悔與禱告。 

文章來源:http://paper.wenweipo.com/2009/07/03/FB0907030001.htm香港文匯報200907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